沙特油市風雲乍起 极端行情中关于“市场利用”的猜疑再起

来源: 中国证券报时间:2019-09-23 14:43:02

上周沙特油氣設施遇襲導致原油市場大幅震蕩,極端行情中關于“市場操縱”的猜疑再起。

在國際商品市場中,大規模市場操縱並非罕見。細數國際商品期貨操縱案例,操縱者從“逼倉”起家,漸漸學會利用信息不對稱甚至主觀制造偶發事件來改變商品期貨行情走勢。但大多數商品期貨的操縱案例最終以失敗告終,商品期貨市場經過幾百年的發展,監管成熟度也越來越高,操縱成爲更加困難的行爲。

沙特油市風雲乍起

北京時間9月14日,多架無人機襲擊沙特阿美的Abqaiq石油處理廠及Khurais油田,沙特主動關閉570萬桶/日的原油産能,供給中斷量約占全球原油産量的5.7%。“黑天鵝”帶來的巨大供需缺口令市場躁動不安,原油多頭順勢而上,一度推動布倫特原油價格跳漲逾10%至71.95美元/桶。

不過,多頭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多久,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9月17日在新聞發布會上体现,對國際市場的石油供應已恢複到遇襲前的狀態,沙特動用了原油儲備保證市場供應正常。而石油生産將在9月底完全恢複正常,屆時日産量將回升至1100萬桶。因此,油價在短短一個交易日大幅沖高之後迅速回落,並沒有延續持續上漲的趨勢,一度跌至62.62美元/桶。

“從原油的影響因素來看,全球經濟發展帶來的需求增長將更多地影響長期油價,短期油價波動則更多來源于供應端擾動。因此,沙特油田和煉油設備遇襲只是帶來短期的沖擊。”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所長程小勇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体现。在原油市場巨幅震動之下,一些投資者開始懷疑,是否有機構在“操縱”原油市場。

“對于國際原油的‘操縱’說法,我認爲需要一分爲二來看,”程小勇体现,一是從市場規則來看,原油價格並不容易操縱,尤其是當前國際原油定價並非接纳傳統的普式價格指數,原油市場已經形玉成球市場統一,衆多參與者使得原油市場價格相對透明。另一方面,如果從國家利益層面來看,涉及到定價權和階段性行情操縱的可能。

細數國際操縱案例

投資者的擔憂並非無源之水。從商品期貨發展曆史上看,操縱市場的行爲並不鮮見。期貨市場的操縱行爲主要表現爲逼倉,逼倉一般出現在可交割的現貨量不大的情況下。此時,逼倉者是市場中的主力,它既擁有大量的現貨部位又擁有大量的期貨部位。這樣,可以使沒有現貨的空方或賣方在進入交割月以後只好以較高價格平掉自己的部位,因此,期貨價格一般會偏離現貨價格較遠。

19世紀是商品期貨操縱者的黃金時期,那時,交易所制定的交易規則非常自由,沒有對持倉量進行限制,也沒有對投機者進行有力的監督。以1866年知名投機者哈欽森對芝加哥小麥期貨市場的操縱爲例。當年5月和6月,哈欽森在谷物類現貨市場和期貨市場積累了大量的多頭倉位。彼時,據說小麥的購入成本是0.88美元/蒲式耳。到了8月份,受伊利諾斯州、愛荷華州及毗鄰芝加哥的其他州的每周作物報告影響,小麥價格迅速上揚。8月4日,小麥合約報價0.90—0.92美元/蒲式耳。8月18日,哈欽森的交割要求使小麥的價格上漲到1.85-1.87美元/蒲式耳,空頭損失慘重。

相比于哈欽森,1979年美國亨特兄弟操縱白銀期貨事件的影響更加明顯。1974年初,白銀價格漲到6.70美元/盎司。但此後白銀遭到抛售,銀價跌回4美元/盎司左右。此後的4年間,亨特兄弟積極地買入白銀,到1979年,亨特兄弟通過差异公司,夥同部门海外投資者以及大經紀商擁有和利用著大量白銀。當他們開始行動時,白銀價格正停留在6美元/盎司附近。之後,他們在紐約商品交易所(NYMEX)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以每盎司6-7美元的價格大量收購白銀。年底,已利用紐約商品交易所53%的存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69%的存銀,擁有1.2億盎司的現貨和0.5億盎司的期貨。在他們的利用下,白銀價格不斷上升。到1980年1月17日銀價已漲至每盎司48.7美元,到1月21日漲至有史以來的最高價每盎司50.35美元,比一年前上漲8倍多。

“通過囤積現貨操縱‘逼倉’的成本其實非常高”,國內一位期貨交易人員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考慮到期貨是一個先行市場,在現代市場,利用信息差操縱市場則成爲重要手段。

好比,投資者就经常深受美國農業部“權威”報告的困擾。以近年來較明顯的一次情況來說,2012年夏天,美國中西部地區遭遇大旱,根据常理,大旱應該導致農産品價格大漲。當時的對沖基金便紛紛押注玉米期貨價格上漲。但美國農業部的一紙報告卻讓押注玉米期貨價格上漲的投資者損失慘重。當年5月10日,美國農業部發布的報告預測稱,玉米將因爲創紀錄的種植面積而獲得大豐收。結果,玉米期價非但沒漲反而應聲下跌,當月跌幅達12%,令對沖基金紛紛止損出局。然而,之後幾個月,玉米期價又悄然收複失地。

投資不宜草木皆兵

對于商品市場而言,操縱是顯然存在的事實,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卻沒有须要。事實上,經過幾百年的市場發展,期貨市場已經形成了較完善的監管體系。好比,在1866年哈欽森對芝加哥小麥期貨市場等逼倉事件,促使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決定禁止這種行爲。他們第一次給逼倉下了定義,認爲逼倉是這樣一種行爲:“訂立購買商品的合約,然後接纳手段使賣方不能履行合約,從而向賣方逼取錢財”。他們認爲,這種交易是不正當的、帶有欺詐性的,並且宣布:任何參與這種行爲的CBOT會員將會被開除。

亨特兄弟的財富夢想同樣破滅。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在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的督促下,對1979-1980年的白銀期貨要求提高保證金、實施持倉限制和只許平倉交易。其結果是降低空盤量和強迫逼倉者不是退出市場就是持倉進入現貨市場,同時,由于占用了大量保證金,持倉成本會很高。當白銀市場的高潮在1980年1月17日來臨之時,意圖操縱期貨價格的亨特兄弟無法追加保證金,在1980年3月27日宣告操縱市場失敗。

“操縱的現象或者試圖操縱的現象的確在期貨曆史上並不鮮見,但真正在全球定價的商品上實施操縱並取得乐成卻較罕見。操縱論與陰謀論同屬一種,通常是以猜測爲主,並無真憑實據,個人認爲,操作論作爲茶後飯余的談資無可厚非,而一旦把這種猜測用在投資上則有百害而無一利。全球商品市場通常都有一整套嚴格的監管體系,試圖觸及紅線的機構一旦查實會受到嚴厲的懲罰。投資者若將所謂的操縱論納入投資系統中,難以幸免地會對自己的投資造成不正常的擾動,因此,客觀對待事件對價格影響,理性投資和風險對沖才是一種正確選擇。”中大期貨首席經濟學家景川對中國證券報記者体现。

程小勇則体现,一些極端波動的行情中,“操縱”說法往往大範圍傳播,和國內投資者的信息不對稱及國內市場機制不成熟有很大關系。一方面,國際原油價格走勢並不單單取決于實際供求,還涉及到石油美元和政治因素,且實際供求很難測算,所以一旦發生超預期的行情或突發事件引發的價格超預期的運行,部门投資者容易産生“操縱”的想法;另一方面,國內很多投資者在投資過程中,會遇到因市場機制不成熟導致部门商品被大型貿易商或者現貨商短期操縱庫存、升貼水和貨源引發逼倉的行情,所以熱衷于討論“市場操縱”。

“这给予我们几个警示:一是需要加快完善市场机制,尤其是对一些市场化水平不高,存在很多寡头垄断企業的商品加大监控,引入更多到场者;二是引导投资者认知提高,积极培养市场化思维,不要老想着‘阴谋论’或‘市场利用’,这倒霉于成熟投资者的培育。”程小勇说。(记者 孙翔峰)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理財産品主打高收益借“ETC客户专属”理财营销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