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監會主席尚福林談金融開放:要堅持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的開放原則

來源:經濟觀察时间:2019-10-18 15:08:55

(图片來源:經濟觀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自2018年4月新的金融开放时间表宣布以来,我国金融开放程序不停“调快”。8月10日,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举行的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CF40特邀嘉宾、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原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演讲中,就金融开放谈了几点看法。

尚福林体现,首先,在當前國際政治經濟與金融形勢之下,要堅定改革開放的決心和信心,擴大對外開放的金融戰略。

他肯定了对外开放对我国金融业带来的益处。第一方面,金融对外开放是我国进入现代化的重要抓手之一。在我国銀行业现代化改革初期,对外开放促进了国内銀行业开拓贸易金融、大宗商品融资、衍生交易等特色领域。从而促进了我们业务向深度和广度进展,这是从銀行业讲;保险业看,从1992年,美国友邦保险作为第一家保险公司到现在,吸引了外资凌驾千亿元人民币,借鉴国外的先进技术,弥补了国内保险业部门空白。上个世纪90年代,当时在证券市场专门设立了B股市场,筹资外资资金50多亿美元也为我国证券市场国际接轨积存了重要的经验。

尚福林谈到,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双向开放取得积极进展,我国成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市场之一。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七大跨境和离岸支付货币。沪深港通机制连续优化,沪伦通正式启动,国际知名指数,A股纳入比例,目前銀行业总规模已经居全球第一,保费收入和证券市场总市值稳居全球第二。

另一方面,金融对外开放为我国经济连续健康进展提供了有利的支持。改革开放以来,随着金融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外资金融机构管理中资企業境外发债、上市、并购、融资等等业务,弥补了原有金融服务的短板。通过外资金融机构的示范作用和鲶鱼效应,为我国金融业探究符合市场基本规律,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服务体系贡献了重要的力量。

第二,尚福林体现,在當前國際政治經濟環境下,要對國家的開放潛力要有一個客觀的認識,充实發揮我們的潛力和吸引力。充实估計我國金融市場在應對全球政治經濟不確定性方面強大的韌性;要看到我國金融對外開放還有巨大的潛力。

尚福林体现,2008年爆發國際金融危機對世界政治經濟産生了深遠的影響。歐洲一度受主權債務危機的巨大沖擊,世界經濟貿易總體放緩,一些國家經曆了漫長的縮表過程。這個波及效應現在仍然在顯現。當前,個別國家單邊主義加強,美國挑起的經貿摩擦在變動中加劇,全球經濟和金融的不確定性還在增加。

在当前的形势下,我国金融市场体现出了比力强的韧性。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些外资金融机构曾经选择出售,包罗中国在内的一些海外资产。主动减持中资銀行的股份,这种情况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经营在中国出现了问题,而主要是为了修复母行因为金融危机受到重创的资本负债表。

“当时有一家外资銀行是2015年退出中国,后来我们认真分析了它这个情况。它当时在中国区的业务,业务比前一年增长还很好,而且在整个亚太地区也是经营最好的,就这家銀行在中国的机构。它退出中国,主要就是战略上回归母国。”尚福林回忆称。

另一方面,尚福林体现,要看到我国金融对外开放还有巨大的潜力。改革开放之初定:外资銀行需要有200亿美元以上才气在中国设立机构。那么这些大型机构在中国基本上都有机构。目前,来自54个国家和地区的217家銀行在华设立了995家营业性机构以及155家代表处。在华外资銀行的总资产已经凌驾3.3万亿元。比我们国家加入世贸组织之初增长了9倍多。2018年,实现净利润是240亿元,相当于2002年全年净利润16倍多。境外保险机构,在我国设立了57家外资保险机构,总资产1.12万亿元,也比我们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增长了73倍。增长幅度是非常快的。

“同时我们也看到,目前外资銀行资产占我们全部商業銀行资产的比重还很低,不是比力低,还很低。外资保险公司占比算是在整个金融体系当中占比比力高的,还不到6%。外资占A股市场的比重是2%,占我国外汇市场比重是29%,从这个比例可以看出来,我们开放的空间还很大。”尚福林称。

因此,他認爲,在金融開放中,要堅持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的開放原則。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是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實現經濟高速發展的內在要求。向內看需要通過對外開放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向外看要掌握機遇。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的程序明顯加快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