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騎手:只要有訂單就不怕熬夜

来源: 北京青年报时间:2019-10-18 10:32:52

李来金在送外卖途中 摄影/记者 朱健勇

今年夏天,北京夜晚的外卖订单量较去年增长60%。有数据显示,在夜晚最活跃商圈排行中,昌平霍家营、丰台分钟寺分列第一、第二位。此外,在延庆区和怀柔区,深夜烧烤订单量同比增长凌驾4倍。订单数量激增的背后,则是外卖小哥儿们的每一次“准时送达”。 晚上9点到12点是夜间外卖订单高峰期,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为夜北京增添了“动感美”。

外賣騎手夜間出沒“有額外補貼且沒人搶單”

“叮叮”,晚10點59分,1996年出生的李來金又收到了一條新訂單。

從西二旗西路的“7-11”便利店,到距離約1.2公裏的“當代都会家園”小區,系統建議騎手于28分鍾內送達。

“您好先生,欠好意思久等了。”20分钟后,李来金完成了配送,比系统建议时间快了8分钟。他刚按下按钮确认“送货完成”, “叮叮”声响起,新的订单又来了。当晚9点到12点间,李来金一共送出6个订单。

某外卖平台的数据显示,95后深夜外卖骑手同比去年增长六成以上,李来金就是其中之一。李来金工作的站点位于中关村软件园,白昼的订单多聚集在互联网企業,夜间订单则大部门来自回龙观附近的居民区。

在望京商圈配送的32歲女騎手谷小芳也喜歡在晚上工作。谷小芳所在的站點分三個小組,她的小組有三十余人,每日部署上晚班的有六七人。

“有补助、骑手少,晚上没人抢单。”这是李来金、谷小芳喜畛刳夜间工作的主要原因。据李来金介绍 ,在软件园配送站,快递员白昼配送一单的收入为10元,晚上每单还有2元的补助。谷小芳所在的望京站,除每单有补助外,每晚还能额外获得20元。在谷小芳看来,晚间是除中午、薄暮两个用餐高峰外,第三个收入较高的时段。

31歲的賈少科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跟站裏其他騎手比起來,賈少科跑夜班比較多,“跑上十來單,就能多掙20塊錢。”賈少科說,“我主動上的夜班,每天都上到12點。”

据介绍,今年贾少科累计完成了7923个订单 ,日均完成34单,骑手等级已到达黄金1,下一个晋升级别是最高级的王者。

訂單備注五花八門“送外賣還手抄甜言蜜語”

很多人在点单的时候喜欢写上备注。某外卖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9年初至8月5日间,晚9点到凌晨5点间的深夜订单里,骑手们接到了56万余条要求代买香烟的备注,代扔垃圾的要求排第二,有9397条;排行第三的订单备注有些出乎意料,是要求骑手“画个画”。此外,要求骑手一起打遊戲、跳舞、讲笑话的留言数量紧随其后,分别为4595条、966条和722条。

在李來金和谷小芳接到的訂單裏,代買煙、零食是最常見的。李來金說,他曾經爲了幫客戶買“溜溜梅”跑了5家便利店。他還與客戶加了微信,通過視頻溝通確定品牌種類。

最令李來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幫客戶抄了一百多字的“甜言蜜語”,隨外賣一起送出。對于客戶的備注需求,谷小芳体现,“公司沒有明確規定必須滿足,但能幫的我們都幫,順手的事兒。”

多勞多得沒有捷徑“以後想當外賣站站長”

談起送外賣的不易,就不得不說惡劣天氣下的出行,對此,騎手們是“又愛又恨”。

夜間在惡劣天氣配送,算下來一單能收入13元左右,比白昼平常日子高出三成。而一遇到刮風下雨的天氣,外賣訂單也隨之增加。

李來金回憶稱,8月20日那晚下起了細雨,2個半小時內他配送了11單,比前一天的單量漲了近一倍。

淩晨後的訂單間隔時間比較長,騎手們開始聚在一起聊天,新跑的一單公裏數是否破了紀錄,騎手的單王排行榜上誰躥了新高,都能讓他們聊得熱火朝天。

由于長期在外暴曬,李來金露出的皮膚乌黑,和自己原本的膚色形成鮮明對比。“風吹日曬的有點顯老,其實我還年輕著呢。”李來金打趣道。

李來金兩年前當了外賣騎手。在他看來,這個行業就是多勞多得,跑多少單就能掙多少錢,沒有別的捷徑可走,“這個行業你幹多少,也就能收獲多少。”他喜歡這一點,“只要有單,我就能越幹越有勁兒,不怕熬夜。”李來金說他會繼續在這個行業幹下去,“以後想當外賣站站長。”

李来金话声刚落,一声“叮叮”提示他:“您有新的外卖订单,请及时处置”。随后,他迅速骑上电动车,驶入夜幕中。(记者 朱健勇 见习记者 韩谦 实习生 张玉杰 朱雅迪)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要滿足年輕人的自習需求,還需加大公共資源的開放力度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