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降息“兩頭不討好”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时间:2019-08-07 14:15:39

 美國當地時間7月31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
  新華社/美聯

上周,美聯儲宣布下調聯邦基金利率,引發全球市場震動。這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聯儲首次宣布降息。雖然此次降息迎合了市場預期,但由于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對下一步調息政策模棱兩可的態度,導致美國政府、市場投資者和股市均不買賬。市場投資者避險情緒蔓延,爲全球經濟再添一層陰霾。

降息:市場很失望

“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美聯儲首次宣布降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當地時間7月31日,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決策降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2%至2.25%。

盡管符合市場預期,但美聯儲降息沒有贏得掌聲和積極的市場反應。美國總統特朗普批評美聯儲25個基點的降息幅度遠遠不夠。

在宣布降息後的新聞發布會上,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体现,此次降息是“周期中間的調整”,不會開啓一輪漫長降息周期,但不排除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

據法新社報道,這一表態直接導致美股暴跌。截至7月31日收盤時,道瓊斯指數大跌了334點,納斯達克指數和標普的跌幅也都超過了1%。全球非美貨幣也集體下挫。

德國新聞電視頻道網站報道稱,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帶來的是新的不確定性,其相互矛盾的表述也引起投資者的混亂。市場對美聯儲降息的反應非常冷淡,甚至失望。

一邊是強烈要求持續降息的呼聲高漲,另一邊是批評降息政策的聲音不絕于耳。

纽约三菱日联金融集团銀行的董事总经理克里斯·拉普基体现,尽管经济没有明显的衰退迹象,但他们还是向总统妥协,捏造理由降息。

據美國《洛杉矶時報》網站報道稱,美聯儲此次降息,違背了只在經濟陷入真正困境時才降息的慣常做法,是冒險舉動。危險在于,利率已經很低,進一步降息不僅會在真正出現經濟下滑時削弱美聯儲的力量,而且會給處于高位的股票和其他資産火上澆油。

德國《明鏡》周刊網站報道稱,這應該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不願再想起的一天。7月31日,美聯儲做了一件“衆望所歸”的事:降息25個基點。但盡管如此,仍無人滿意。

“這反映出美聯儲的兩難境地。”青島大學財務治理研究院院長易憲容對本報体现,從美國就業和通貨膨脹的數據來看,美聯儲沒有降息的须要,但是迫于市場預期、美國強勢政府以及全球經濟放緩的壓力,美聯儲不得不作出適當妥協。

存疑:合理性不足

法新社報道稱,在美國政府刺激經濟的強力施壓下,美聯儲下調利率,卻難以解釋此次降息的合理性以及未來的利率走向。

美联储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声明中写道,虽然6月份以后的信息显示,劳动力市场以及经济活动都体现强劲或者和气增长,但是企業固定投资指标一直疲软。为寻求促进充实就业和物价稳定,决定降息。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此次降息是“一次預防行動,旨在緩解全球經濟放緩和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帶來的沖擊”。除此之外,還有一部门原因是各國央行無法制造更多通脹。因此,此次降息是有據可循的。

此前美國總統已頻頻向美聯儲施壓,要求降息。但在宣布降息後的新聞發布會上,鮑威爾稱此次降息沒有將政治因素納入考量。此外,他還体现,“我們不會爲了證明自己的獨立性而調整貨幣政策。”

對此,易憲容体现,這次美聯儲降息非常勉強,即使美聯儲一向標榜政策制訂獨立于美國政府,拿“預防性降息”概念來解釋降息決定的合理性,也難以掩蓋美國政府過度幹預美聯儲,美聯儲貨幣政策政治化的傾向。

路透社报道称,贸易不确定性、企業投资低迷和海外经济增长疲软,是美联储降息的三个主要依据。

“此次美联储降息原因比力复杂。”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系教授王勇对本报分析,一是自去年以来,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7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和美国供应治理协会公布的制造业指数双双创下新低,反映出美国制造业和企業固定投资问题严峻,而制造业指数与美联储货币政策高度相关,在制造业大幅回落过程中,美联储利率不行能高高在上;二是受全球经济放缓形势影响。受到贸易摩擦升级、英国“脱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等因素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陈诉》,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速预测值;三是和美国国内政治紧密相关。

前景:不確定性大

《今日美國報》網站報道稱,在尋求延續創紀錄的長達10年的經濟擴張期之際,美聯儲給美國經濟打了一劑罕見的防疫針。

但這一劑防疫針是否有效?能發揮多大作用?

《今日美国报》网站预测,降息可能对整个经济和金融体系产生影响,推动信用卡借款、房贷和汽車贷款利率小幅下降。从理论上说,还将刺激更多的经济活动。但是,在美联储从2015年底至2018年底加息9次的情况下,这次调整仅能起到很小一部门的扭转作用。

“從短期來看,美聯儲降息對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有一定的正向刺激作用。”王勇体现,一方面,會在一定水平上拉動投資,帶動消費,但幅度不大;另一方面,通過美元傳導作用,影響其他國家的利率政策,進一步降低全球利率水平。

事實證明,美聯儲降息加劇了全球央行集體降息的迫切行動。巴西、阿聯酋、巴林、沙特、印度等國央行紛紛跟進,降低利率。據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超過20家央行宣布降息。

美聯儲今年還會降息嗎?市場對美聯儲進一步降息的預期不減。分析認爲,從全球通縮局面、歐洲央行潛在對策和美元態勢綜合來看,美聯儲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很大。

對此,易憲容提醒,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內部也並非所有人都支持降息,因此此次降息被稱爲“鷹派降息”,即美聯儲的貨幣政策並沒有完全因爲美國政府的過度幹預而出現重大轉向。這可能會導致市場預期落空,引發國際市場震蕩。

“美聯儲下一步的調息政策還面臨很多不確定性。”王勇体现,近期全球的貿易形勢和經濟前景依旧未出現明顯改善迹象,美聯儲今後對貨幣政策走向釋放的信號仍會受到高度關注,市場預期也在不斷調整。

不难预料,未来美联储决策将如履薄冰。永明投资治理公司投资战略负责人德茨·马拉基说,美联储过去认为自己是救火员,但如今更像一名园丁,要呵护经济并保持其增长。“这是一场危险的遊戲,因为市场会不停在事后批判你。”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險企爭相發債“補血”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