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博士获聘教授 每天在实验室凌驾16个小时

來源:北京青年報时间:2019-09-29 14:39:29

因爲一個特此外身份,今年29歲的胡劍突然收獲大量關注。在從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博士畢業後,他被聘爲華東交通大學质料學院教授,成爲該校首位90後教授。

年紀輕輕就當上教授,這位90後有何過人之處?對此,華東交大官方網站曾發文提到:胡劍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發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業績突出,2017年7月來校後直接享受教授的績效工資待遇,2018年順利成爲省聘教授。而在胡劍自己看來,成爲教授或者當選碩導,最重要的還是勤奮與毅力,“如果能夠投入大多數時間潛心科研,肯定會有结果,別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90後博士獲聘教授引發關注

胡劍第一次進入公衆視野,源于9月26日一段名爲《90後博士獲聘教授:我其實不是學霸》的視頻。視頻中,胡劍作爲華東交通大學首位90後教授接受采訪。他体现,自己並非學霸,“能夠有一點小结果,可能更多還是因爲我們比較用功一點或者說勤奮一點,有好幾個月都是6點左右去實驗室,晚上12點才回宿舍。”

視頻一經發布,很快引發熱議。

校方因其科研業績突出聘用

事實上,胡劍個人簡曆非常出衆。根據華東交大质料學院官方網站消息,胡劍,1990年生于江西南昌,博士畢業于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師從盧柯院士,曾獲中科院“優秀畢業生”、中科院“師昌緒獎”、中科院“院長獎”特別獎等。現爲華東交通大學教授,中國生物质料學會生物醫用複合质料分會常務委員。主要從事納米金屬质料的制備及性能研究,揭示了納米金屬质料的結構-性能本征關系,相關研究结果發表在《Science》(《科學》)。

9月21日,华东交大官方网站公布文章介绍该校举办2019(首届)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具体情况,其中明确介绍了学校引进胡剑的具体理由。文章称,论坛召开期间,胡剑作为青年学者代表发言。 “我校首位‘90后’教授胡剑博士,曾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发表高水平文章,由于科研业绩突出,2017年7月来校后直接享受教授的绩效工资待遇,2018年又顺利成为省聘教授。”

以第一作者在重要學術期刊發文

顯然,能夠以第一作者在《Science》周刊發文,成爲胡劍獲聘教授的關鍵因素之一。

據了解,《Science》是美國科學促進會出书的一份學術期刊,系各國學術界公認的最權威學術期刊之一。近年來,國內許多高校都曾發布獎勵措施,鼓勵學者在《Science》發文。而在9月21日發布的相關文章中,華東交大也曾提到,校內教職工在《Nature》《Science》《Cell》等期刊正刊發表學術論文,將被獎勵40萬元。

文章称,近年来华东交大惜才重才、爱才用才,不仅从行动上敬服,更从政策上保障:实行“年薪制”,在注重引育平衡的同时,保障人才薪酬与聘期同步;实施“塔青人才计划”,打造“人才蓄水池”,聘期内不设定课题、文章、项目等具体考核要求,在全国高校尚属首次;大幅度提高高水平教学科研结果的奖励力度,国家科技奖一、二等奖分别奖励200万元、120万元;在保持总体待遇全省高校领先的基础上,再次提高尺度,对优秀博士,提供60万—80万元的住房补助、安家费和科研启动经费,引进3年内,直接享受副教授绩效工资待遇等;对长江学者、国家杰青等国家级人才,提供不低于160万元的年薪;针对顶尖人才,设立 “人才特区”,一人一策;同时学校在平台、团队、家属、住房、子女就学等方面,加以偏重。

對話胡劍

不存在神童 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

9月27日,胡劍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他介紹,去年自己剛剛完成身份“升級”,與愛人結婚,今年又成爲新晉奶爸。但因爲主要精力都被投入到了科研工作中,對妻女的關心、照顧就很不夠,也因此经常心懷内疚。對于近日引發的網絡關注,他体现,關注度也是一種動力,推著自己不得不往前趕。

談结果

我覺得不存在神童

北青報:什麽時候被聘爲碩導的?

胡劍:去年6月份的時候評的。

北青報:評碩導需要參加面試嗎?

胡劍:不需要。主要看業績的,學術结果達標了,學校學術委員會通過就可以。

北青報:那這次被評爲碩導,主要是依據你的哪些學術结果?

胡劍:主要是項目和論文兩項。項目方面我是獲批了兩項國家級自然科學基金,論文是在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另外還發表了SCI一區論文3篇。

北青報:年紀輕輕就有這麽多學術结果,有人評價你是“神童”,你怎麽看?

胡剑:我觉得不存在“神童”。有些人走得快,就是花的时间比别人多。 勤奋肯定是最基本的,还有就是坚持下去的毅力。搞科研肯定会遇到很多挫折,有需要有毅力和决心走下去。再就是运气,好比说遇到一个好导师。

談工作

與學生相差四五歲沒代溝

北青報:今年開始帶第一批碩士生了嗎?

胡劍:是的,今年帶了兩個碩士生。

北青報:和學生相處如何?

胡劍:蠻好的,學生差不多是1995年的,相差四五歲左右,沒有代溝。

北青報:學校和你年紀差不多的碩導、教授人數多嗎?

胡劍:碩導的總體趨勢是在往年輕化發展,碩導年紀跟我差不多的還蠻多的。教授相對來說難度大一些,我是由于在《Science》上發表了論文,被江西省破格提拔的。正常通過職稱評定的話,要看資曆,學校45歲以下的都沒有。

談關注

不得不往前趕

北青報:如何看待網友對你的關注?

胡劍:不管是網上還是學校內,都有一些好奇甚至懷疑的聲音。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說,最重要的還把本職工作做好。

北青報:這種關注度影響做科研嗎?

胡剑:这种关注度对我来说是一种动力,推着你不得不往前趕,我自己还是挺平常心的。一直以来,我在科研方面对自己还是蛮严格的。因为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最精华的年纪就是在20多岁到40岁之间,我现在就必须要掌握每一秒时间,以后回过头来至少我不会忏悔。

北青報:對未來有什麽規劃?

胡劍:我覺得最難的就是把科研工作堅持下來。其實如果能夠投入大多數時間潛心科研,肯定會有结果。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美乌“通话门”事件连续发酵 乌克兰也对此事展开最新调查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